《侍神令》导演李蔚然:陈坤周迅就是最好的组合

原标题:《侍神令》导演李蔚然:陈坤周迅就是最好的组合

    当一个玩家沉浸在游戏世界时,会想些什么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当一个玩家沉浸在游戏世界时,会想些什么?对于导演李蔚然而言,用电影去突破“次元壁”,是他酝酿已久的选择。

    在李蔚然玩过的游戏中,《阴阳师》带给他的体验最为独特。作为该游戏的重度玩家,李蔚然坦陈:“这个游戏让我产生一种很强烈的电影感,一种对东方美探求的欲望。侍神与主人之间的情感连接,也让我的感受随之沉淀、累积。”

    神秘的审美韵味叠加深刻的情感体验,创作灵感在李蔚然的心头波翻浪涌。

    春节档电影《侍神令》改编自游戏《阴阳师》,由李蔚然执导,陈坤、周迅等人领衔主演。将游戏改编为电影,并非易事,尤其是像《阴阳师》这样的充斥着二次元色彩的题材。

    《侍神令》主要讲述的是阴阳师晴明在人妖之间穿梭,缔结契约,酿成大祸,于时局翻涌时,保护城池的奇幻故事。如何让电影在二次元与三次元之间切换到位?李蔚然说:“我们改编的方式是从游戏中精挑细选出最有代表性的元素,再用电影的语言把它讲出来,让最后产生的美感和情感回归到我当时玩游戏的体验感上。”

    为了还原这种体验感,满足“游戏粉”与“非游戏粉”受众的观看期待,李蔚然使用国外对“绿巨人”“灭霸”“阿凡达”等角色塑造时采用的“数字角色”技术,《侍神令》也因此突破了绝大多数国产片的技术边界,富有视觉冲击感的特效成其一大亮点。李蔚然坦言,“这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技术,这一次的尝试能为接下来的中国电影创造更多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李蔚然不仅是一名导演,还曾经是一名“广告人”。“广告行业的经历丰富了我很多视觉、拍摄上的经验,培养了较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”。

    《侍神令》凝聚了李蔚然导演及其团队的数年努力,李蔚然希望能通过影片的情感内涵,在春节档期间向观众传递一种观念——“大家在困难的时候,更应甘苦与共、相互守候。”

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情感层面,你希望《侍神令》传递给观众的是什么?

    李蔚然:“侍神令”是主人和侍神之间的一种契约,这个是字面上的意义。它深层次的逻辑是一种很美好的情感,来源于我们最本能的反应,是心甘情愿为对方守护、奉献的信念,是一种浪漫有温度的理想主义情感。

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最初架构《侍神令》的时候,有没有借鉴一些古籍或者其他内容?

    李蔚然:没有具体地借鉴哪一个,我觉得是长期的审美选择,到电影里的综合呈现。但是,我在看一些宋朝画的时候,有一种很深的崇敬感。比如北宋范宽的《溪山行旅图》,你能看到他画中所有的山、树,这些他成千上万笔戳的点,每一笔都特别用心。他对美、对自然的崇敬,让我有神圣的感觉,并为之而感动。

    所以做这个电影我们也抱着这样一种决心,一点一滴、每个地方、每个细节都要做到最美。我们一个画面做到100多版很正常,有的做到300多版。除了要解决视效的问题,还要思考视效和整个画面配合呈现的美感。比如说天空中的一片云,我们经常都会换几十次,思考怎样才能让画面匹配出最好的美感。

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《侍神令》的演员是怎么确定的?

    李蔚然:陈坤饰演晴明,周迅来演百旎,这是众望所归。他俩搭档是大家特别期待的,我自己也很期待。他们就是最好的人选,我完全没有考虑过其他人,如果你能得到这样的组合,还想要什么呢?

    而且,虽然要和大量“非真实存在的对手”对戏,是特别有挑战的事情,必须信念感很强,但演员都适应得非常好。

    比如陈坤,来剧组第一天拍第一个镜头,他一转身那个眼神很惊艳。但是我拍了他14条。拍到第14条的时候,我们的监制飞奔进来跟我说“导演可以了可以了”。后来我跟陈坤很熟了,他问:“你是想给我下马威吗?”我说不是,我觉得你的可能性特别多,我就想多看看你的可能性,下回在不同的地方能用上。

    中青报·中青网:你认为技术为电影带来了什么?

    李蔚然:技术为电影带来了新鲜感和可能性,但技术要为故事服务,为美服务,为情感服务。很多电影做到了这一点,例如《银翼杀手2049》,它非常美,技术手段全都融入到电影的美感里,融入到电影的叙事里去了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实习生 赵可一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2月23日 09 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